近日來 太后與我的工作已經到了臨界點  也就是到達飽和的狀態

心情常隨著工作的狀態起伏波動

在這家公司多年來 對於不滿的狀況常常就是默默帶過

然後這些不滿的情況卻是有增無減的跡象

行政部門與業務部門兩者總是相對立的  似乎是永遠不變的道理

近來 受到金融風暴的影響 沒有一家公司是成正成長的 當然我們公司也不例外

公事上做了些許的調整 就自身部份而言當然有增無減

不能平復的是  一些不合理的事情 確都合理化了

如果說 什麼事情都不能照著制度走 那我不懂制定人事規章是要給誰看的

對於工作上的調動與調整  從來不覺得有什麼樣的不妥與不公

常想在工作上遇到的不順遂要怎樣處理才能最完美?

如果說很多事情要做表面給某人看 那~我也可以昧著良心做這不要臉的動作

很多事情想想過了就算了 但隨著時間的久遠卻也慢慢累積了太多忿忿不平能量在心理竄動

如果是要為了自身的利益而去抱別人的LP 那麼我想我做不到

我想~有時候真的要一針見血的狠狠往那些是非者上刺一刀  才能真正顯示出我們的正義嗎?

有些事情不說 也不代表沒事

越是不說有時候反倒是落人口舌  然後那些為非作歹的人一樣在那高興的手足舞蹈

轉身。放下。離開

不管怎樣的決定都要對得起自己

如果是我 我想我會跟你說明白

縱使你還是鬼遮掩難溝通讓你氣到面紅耳赤  我也不想讓那些為非作歹的人繼續隻手遮天在那"唱邱"

比起他們 我覺得我清白多了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旅行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